复旦毕业生之星巩辰卓:大学期间横扫12万奖学金,游历22国的支教达人
作者:管理员      发表于:2015年7月26日      阅读量 197

                                        

发布时间:2015-07-26 浏览次数:547

来源:公众号wowliving

本期采访者是巩辰卓,已经游历过世界六大洲28国。高中阶段就读于北京八中,本科毕业于复旦大学国务学院国际政治专业。他英语说得比中文溜,还马上要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非洲坦桑尼亚办事处实习十个月(这个项目还是首批国家留学基金委公派的)。他是支教达人,大学四年七个假期,五个假期在中国偏远地区的农村支教,其中三次在海南博学村。超过三分之一的大学生涯还在海外学习,大学横扫了十二万人民币奖学金:大一全额奖学金在芬兰交流一年,之后又通过美国华盛顿中心的“保德信全球公民项目”在CCTV北美中心进行15周的实习。我们还在感怀校园离别,巩辰卓毕业前已经奔赴新西兰宣读自己的本科毕业论文。

01  Experience

海南做三年小支教老师

“在农村,给自己是是真正审视自己的机会:离开城市的喧嚣,不那么功利地去看待世界,相对来说会轻松许多。”

从上大学开始,基本每个假期我都回扎到乡村里进行支教,印象最深刻的还是海南省博学村,我先后三次去到那里。这是一个自下而上做“社区营造”的小村庄。简单来说,就是集中各种社会力量与最远,通过社区众人的动员行动,社区完成自组织、自治理和自发展的过程。

当我第三次回到海南支教时,一到海口看到海南人那特有的黝黑皮肤,就感觉很亲切期待。我已经自己轻车熟路地搭着机场大巴、城乡间的公交车、三轮车摸回村去。支教队伍每年都在换人,有时候我感觉就是我带着一帮客人回家。

支教乡村的孩子都会跟着同去的队员叫我“阿呆”,大部分时候都像树濑黏在我身上不下来。做了三年的小学老师,我慢慢知道给孩子们的是父母无力给予的关爱。孩子最缺的不仅是学习上的教导,还有陪伴和关心。一次又一次回去,是因为感到“在这里被真正需要”。自己在用绵薄的力量,带他们去探访外面的世界,给他们求知和往外走的鼓励。

02  Experience

坦桑尼亚

帮助孩子实现足球梦

因为感觉既然是做教育和文化事业,在这里才更有价值和意义,而在欧洲则会没有什么挑战性。我喜欢接地气的生活。

当然,最特别的支教之旅还是在非洲坦桑尼亚的37天,依然是因为“被需要”的感觉。那是2013年的暑假,我漂洋过海来到了坦桑尼亚的一所公立小学。这里的场景让我感慨万千一个班就是全年级,残旧的教室只有黑板、白色粉笔、书桌。我在这里的工作是负责教导五年级学生的英语。有钱人的小孩在这里往往选择就读私立学校,公立学校并没有很好的师资资源。而英语却是继续升学的“必备技能”。所以我打算为“穷人家的孩子”尽自己的一点绵薄之力。

坦桑尼亚是一个热爱足球的国度,但是在整个学校都没有操场,踢足球就在荒地上。我到了那儿发现孩子们用的就是报纸糊起的球,以前我在国内看纪录片才看到过。

为了和当地的学生打成一片,也为了帮助圆他们的足球梦。在事先了解到那里的情况,我就带着足球来到坦桑尼亚,一开始带孩子踢球,他们还会把球传给我,但是后来慢慢就变成一个足球,后面上百个孩子跟着跑。


03  Experience

“世界是我的大学”

目前,我游历了世界五大洲27国,眼下正要准备去第六大洲的新西兰。我倾向是带着一定的主题去旅游,不是走马观花,为了旅游而旅游。

北欧全美奖交换

我一直坚信学习是学生的本分。所以我尽可能申请更多的交流项目到外边的世界去看一看。我的国际交流经历很大程度上要感谢复旦,我到芬兰坦佩雷大学和美国华盛顿保德信全球公民项目都是通过学校的官方渠道。有的项目甚至就是通过学习的课程申请下来,大一上选修的一门叫做北欧模式的课程。这门34人的课程提供2个到北欧全奖交换的机会,我幸运地拿到了其中的一个。

华盛顿保德信全球公民项目

但印象最深刻的是在华盛顿保德信全球公民项目,它真正历练了我。当时,我需要同时兼顾三方面的事情:一份在CCTV北美中心的每周四天的实习,一门全英文课程,还有每周一天的职业培训项目。这个项目很好地培养了我multi-task的能力,如何利用有限的时间提高自己的效率。


华盛顿的公共外交论坛发言

在大学期间,我修读了美国对外政策的课程,我所撰写的关于美国社会化媒体外交的课程论文获得了全班最高分,并被授课教授Robert  Henderson形容为“他见过的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本科生论文之一”。当时在Henderson教授的鞭策下,我为了更好地撰写论文,还专门参加了华盛顿的公共外交论坛并在会上发言。会后甚至有三位美国政府内部和智库的专家主动找到了我,同我建立了联系。


之后,我的文章《美国社会化媒体外交的运行机制》(15000余字)于2014年秋成功发表于《美国问题研究》(CSSCI核心集刊)。而这篇文章改进后的英文版本则被第五届欧洲政治研究协会研究生会议录取。我有幸作为分论坛唯一一名非博士生,宣读了自己的文章。


巴西培训

参加培训也是不错的主意。2015年寒假我前往巴西接受了系统的定量培训。我是课堂上唯一的一名本科生,也是该培训举办6年来的第一名中国学生。


奥地利第五届欧洲政治研究协会研究所会议

也有我个人主动的一些拓展,例如奥地利因斯布鲁克大学主办的第五届欧洲政治研究协会研究生会议。其实,现在的机会真的很多,有些机会甚至就是我google出来的。我个人也比较倾向于参与交换项目或者会议出国,而不是纯旅游。因为这样可以和当地同学深入交流。

04  Experience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工作

“当时去坦桑尼亚支教的中国同学都觉得自己一辈子不会再去了,但是我当时就说想回来就回来了呗。没想到这么快就可以回去了”。

九月底我将作为首批国家留学基金委公派实习生二十人之一,前往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非洲坦桑尼亚办事处实习十个月,每个月都会有可观的补贴。当时面试很奇葩,通过学校筛选后去年11月周末临时把我们叫去了到北京面试,周六上午将近200人参加笔试,晚上就出结果:剩下65个人,周日早上面试出最后的20个人。我想我能很顺利通过面试的原因是,我是极少数面试者中有明确意愿和方向。

我想回到非洲,重新感悟那种“被需要”的力量,我很清楚自己希望回到非洲,要回到曾经支教过的坦桑尼亚。我觉得他们本来也是要派人去非洲的,估计还要头痛派谁去,就很happy地把我分配去了。剩下十九个人,就还有一个要去非洲的肯尼亚,其他的有去德国、法国、印尼等国。

来源:公众号wowliv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