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经验分享—银培萩—加拿大约克大学
作者:管理员      发表于:2015年3月24日      阅读量 369

学生姓名:银培萩 交流院校:加拿大约克大学交流时间:20149月至12

今年9月到12月,我参加秋季校际项目,在多伦多的约克大学交流

一、枫叶的国家

在申请项目时,我对我所要去的地方几乎一无所知,基本上本着是个英语国家就行的心态。我可爱的导师听我说要去加拿大,爽朗一笑说,加拿大嘛,很方便,我去做讲座的时候下面坐的都是中国人!小伙伴听说问要去的学校叫约克大学,基本都静静地了一声。我一般会解释给他们听:“嗯……在多伦多,地理位置嘛,就跟西南某高校在上海的位置差不多啦。”去过这个学校的学长跟我说:“那里三文鱼很便宜,畅吃!”那时候我对加拿大的认识停留在“有枫叶”。怀着“畅吃三文鱼”、“不用讲英语”的美好憧憬就扑过去了。

去了才发现,枫叶是美的,虽然空气是好到想感冒都很难的,但是朋友圈里还是夏末秋初的光景我已经套上秋裤了。三文鱼还没便宜成那样而且你也不会想天天吃的。英语还是要讲的。而且,中国人是多的,但比起黑人和白人,我们还是少数。生活在一个持枪合法的国家,学校里隔三差五发newsletter说,昨晚又有同学被持枪威胁啦!胆小如鼠的我过起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六点钟就往宿舍赶,晚了就得打学校的免费服务热线申请陪送。理想与现实,永远是给你一半一半。

二、不用担心自己属于“少数”

斟酌再三,我选了两门课,第一门是政治经济学的,一门宗教极端主义的,两门课都是小的seminar,我都是唯一的中国人。上宗教极端主义的老师叫Saeed Rahneme,是个非常亲切的中东裔爷爷,他说上完今年的课他就退休了。后来想到这一点,我觉得我非常幸运。大家循例自我介绍时,正当我微微失望就自己一个中国人时,突然发现了一个特殊的同学。他来自阿富汗,看上去比我们年纪稍微大些,双手放在膝盖上,桌上没有任何东西,目光注视着远方,但是声音非常纯净。直到老师说,这是他第二次上我的课,他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学生。我忽然明白过来,他是盲人!我很难描述当时的感觉,就记得第一个念头是,他该怎么看文献呢?老师在分配presentation的时候微笑着询问他,是否愿意做一个题目,他说,“of course! if you like”。我无法想象他会面对怎样的困难,只是后来我每一次像以前那样看文献想偷懒时,我就会想起他。每次上课,他会扶着着另一位阿富汗同学的肩膀进来。我至今还没有勇气跟他对话,虽然我非常想。

在整个多伦多,我几乎只要走在大街上,都能看到残疾人。他们坐在灵活的轮椅上(有时还栓条狗),在博物馆、公园、马路上谈笑风生,精神面貌和我们没有任何不一样。在上海,几乎很难看到有残疾人上街。有一次在地铁站看见工作人员为帮助一位残疾人占用了电梯,前前后后的人都皱着眉头,有几个嘴里还有不善之词。那位残疾老先生脸上,也挂满了无奈。我想,如果我是他,不到万不得已也不会愿意出门吧。在“发达国家”,有太多感受到我们在发展阶段上的差距。但唯一真正让我羡慕的,是他们这种,即使你和大多数人不同,也不用“担心自己不一样”。

三、静下来,听到的声音更多

我曾经是一个特别懒的学生。但是在这里,或许是深居简出的生活,或许是课堂上不经意参与的辩论,或许是为了独自一人的presentation扎进书堆,我开始有了像读小说一样读论文的心情。希望接下来的日子,在别样的世界,安静的地方,能够听到更多的声音,听到踏实的回音。